365足球外围

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人物风采

    李关保:布朗寨沧桑巨变见证者

    2019-09-24 09:11 保山日报 傅华平 蔡文雯 郭金灿

    施甸县摆榔乡大中村,一个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布朗族山寨。1949年11月,李关保就出生在大中村菠萝寨一间三代蜗居的土抬梁茅草房里。2019年8月的一个午后,在窗明几净、宽敞透亮的3层新居里,李关保向记者讲述着他的成长经历,讲述着70年间布朗山寨“做梦都想不到”的沧桑巨变。

    苦难的童年记忆

    01

    1949年11月,共和国同龄人李关保出生时,云南还没有解放。那时的新中国一贫如洗,百废待兴。地处偏远山区的大中村,直过民族布朗族还处于刀耕火种的状态。

    吃不饱、穿不暖,是李关保童年最深的记忆。

    大米是金贵之物,平时是见不到的。一年中最幸福的日子是大年初一、初二,母亲会把平日舍不得吃的大米留到过年。这两天,家人们可以吃到不拌山茅野菜、不拌芭蕉根的面馃饭,面馃饭的上面铺着一层米饭。除此之外的日子,难以下咽、没有油腥味的山茅野菜伴随着李关保的童年。“就跟我现在喂猪的猪食差不多啊!”李关保感叹。

    虽然穿的功能还只限于暖,但要实现这个功能对于李关保一家来说已是难题。物尽所用的程度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,哥哥穿了给弟弟是肯定的,缝缝补补自然也少不了,最终,那些衣物会在“糟”了不能再穿的状态下结束使命;换洗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,因为每个人只有一套衣物。遇到雨天淋湿了或是清洗衣物时,就只能躲在家里,等衣物干了后才能出门;光脚是常态,因为母亲打的草鞋只有走亲戚的时候才能穿。

    虽算不上与世隔绝,但那时的大中村是相对闭塞的。由于语言不通,村里的布朗族与外界的汉族沟通并不多。

    小的时候我们很怕“汉人”,听到有“汉人”来了就会跑开。因为听不懂他们说什么,无法交流,所以干脆躲起来。仅有的沟通在大人们进行农产品交易时,还要靠比比划划来配合。

    8岁那年,李关保有了读书的机会。学校在3公里外的村公所,因为路途遥远,且途中有狼,所以需要家人送到半路,再由老师来接。

    在老师的双语教学中,童年的李关保开始接触汉语。虽然没有教材,但是,老师的本土化教学让李关保知道了汉语里锅、碗、瓢、盆怎么说,包谷、洋芋怎么讲。慢慢地,他不再惧怕“汉人”,也敢在大人跟“汉人”打交道时帮忙当下“助手”。

    1958年,同村一个单独上学的小孩子被狼叼走后,大中村的孩子们中断了学习,李关保的童年又回归了乡野,跟着父母学做农活。

    穿越数十载时光的记忆闸门慢慢打开,往事如潮水涌上心头。70岁的李关保眼中闪着泪光。

    拓荒奋斗的青年时代

    02

    “山高石头多,出门就爬坡。地无三尺平,崖比耕地多。”这是大中村的真实写照。因为可耕种农作物面积有限、气温低,种不出粮食,基本生活都难以保证,长久以来,大中人一直在温饱线上徘徊。

    1973年,24岁的李关保因比同龄人多会讲几句汉话被推选为生产队队长。履新之初的李关保暗下决心,要带领村民解决温饱问题。

    数百年来的耕种经验已经证明,要靠本村本土的耕种来实现温饱是行不通的。李关保决定另辟蹊径。

    当时,全国上下都在传扬大陈岛的垦荒精神,来自全国各地的知青也在潞江坝掀起了垦荒热潮,我觉得我们菠萝寨人也可以做到。

    1974年,在与隔壁村反复商议并获得同意后,李关保率领全村二三十名青壮年,带着村里的十多头牛,来到了离菠萝寨七八公里,名叫蒿子坝丫口田的邻村地盘。在那块菠萝寨人叫热地方的荒地上,他们拓荒垦殖,开垦出了四五十亩的耕地。

    第一年他们播下了荞,第二年他们种上了包谷,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干劲,靠着全村男女老少的努力,菠萝寨人在荒地上开垦出了希望,创造着新生活:菠萝寨的骡马从1973年的5匹发展到了1979年的18匹,180多人的菠萝寨渐渐越过了温饱线。

    靠着5年生产队队长的经验积累和筚路蓝缕的垦荒精神,1979年,李关保被推选为大中村的大队长直到1991年。

    此时的中国农村,一项涉及千家万户的改革正在悄然推进。

    1981年,包产到户的春风吹到大中,而春风吹绿大中村村寨寨时已是1984年。3年间,大队长李关保与大中村一起,经历了蜕变式的成长。

    “1981年初,我被抽到由旺整整学习了一个月,就为了准备推行包产到户。”带着“思想再解放一点,胆子再大一点,办法再多一点,步子再快一点”的指示回到大中的李关保慢慢发现了工作的阻力。

   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之初,土地制度变革带来的恐慌,让群众对包产到户持怀疑态度,未来的不确定性,导致群众不愿担风险,不愿当“出头鸟”,由此形成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的阻力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能否有效地贯彻落实,考验着李关保和他带领的基层干部队伍。

    包产到户,不只是变革与农民息息相关的土地政策,还与农民的生产生活紧密相关,更是对农民生活方式和心理状态的变革。

    “虽说我们是政策的推行者,但在当时而言,我内心也是没有底的。就想着这政策推行下去对农民是有好处的,如果今后有什么变化的话自己也要扛起来。”在这样的心态下,李关保带领村组干部一方面挨家挨户做动员式宣传,传达中央精神,减少群众“怕变”的思想疑虑;一方面选取了7个生产队中条件最差的里格村特别困难的几户人家进行试点。“用条件最差的农户来做示范,对比效果会明显些。”

    “里格村第一年就显出了效益。1982年我们开始在各生产队相对偏僻的农户中推行,1983年、1984年才大范围推行。随后把牛马、荒地也打价或是按人头分了下去。”

    虽然经历了3年的漫长推行,但大中村的生产力和村民的积极性都得到了快速地释放;虽然土地包产到户后,村里的权力相对减弱了,但村民的日子真真实实地好了起来。

    做梦都想不到的幸福晚年

    03

    1993年,按照中央干部年轻化、专业化、知识化的要求,李关保从大队支书的位子上退了下来,种地、喂猪、粉碎加工,专注于家庭发展。

    在“地无三尺平”的大中村,仅靠种植无法满足致富所需,外出务工逐渐成为村民们脱贫致富的一个选择。

    2013年,李关保的儿子李光有夫妻开始到福建打工;2016年,李光有的大儿子跟随父母到福建打工;2019年3月,李光有的小儿子也前往广东佛山打工。

    就在李关保一家为幸福生活奋斗的同时,党的惠民春风再次吹遍布朗山寨。

    2015年7月16日,云南中烟对口帮扶施甸县布朗族聚居区项目启动会召开。为着“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”的承诺,云南省出台了《云南省全面打赢“直过民族”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》,实行“一个民族一个行动计划、一个集团帮扶”,李关保一家和布朗山寨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发展。

    过去,雨天时烂泥能陷到小腿,晚上走路要打着火把、电筒,现在户户都通水泥路,太阳能路灯50米一盏,闭着眼睛走都没有问题。

    2018年12月,我们一家6口搬进了300平方米的新房子里。房屋整治、院场、围墙、大门都有中烟的项目支持。天井都是水泥的,屋里屋外,光着脚走也不会沾到灰。

    除了儿子、儿媳及两个孙子的劳务收入外,我家在中烟公司筹资建起的生猪养殖合作社里还有10头猪。我们老两口在家里养的3头牛每头也有5000元的补助。

    以前怕告诉外人我们是布朗族,怕人家说我们落后,现在我们布朗族的服饰歌舞、民族风俗都上中央台了,还常有媒体到村里来拍摄、取景,作为布朗族我也蛮骄傲的。

    易地扶贫搬迁、学校医院建设、水电路基础设施施工,大中村的变化是日新月异啊!

    从自身家庭到菠萝寨,从大中村到整个布朗山乡,70岁的李关保在抑制不住的喜悦中感叹着他“做梦都想不到”的变化。“那是天与地的差别啊,谁也想不到会有今天这么好的幸福生活!”

    “党的扶贫政策好,春风吹遍布朗山;脱贫致富齐上路,衷心感谢共产党;撸起袖子加油干,布朗山乡奔小康……”在家附近的小石村文化广场上,身着民族盛装的布朗族彝族群众聚集一堂,不因逢年过节,只为歌唱充满希望的新时代。

    责任编辑:钱秀英 编辑:段绍飞

    返回首页
    相关新闻
    返回顶部